您的位置: 十堰市东风第二中学 >> 学生天地 >> 习作看台
 阅读文章

一张多变的脸

  文章作者:陈家俊来源:本站原创浏览次数:445字体:
 阅读权限:游客身份花费会员币:0添加时间:2014-11-5 16:22:09提交会员:政教处

一张多变的脸

东风二中初二三班陈家俊

凄冷的冬夜,空气似乎也凝固成苍白色的了,骤然的一声号啕大哭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了。一种预感像电流般击穿了混沌的心境,惨惨的,白亮亮的。

“俊儿,你爷爷……”妈妈的双眼红红的,泪流满面。我可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悲伤啊!

我最亲爱的爷爷死了,他悄悄地走向了另一个世界。然而,我没有流泪。

阴暗的房子里,还会有那苍老的脸孔面对着蓝天吗?墙根下的虫儿,还会听到那忧郁悲哀的叹气声吗?唠叨个没完的妈妈,还会绷着脸说爷爷“老不死”吗?哦,不会了。

爷爷瘫了,整天恹恹地躺在床上。他的脸像是迟暮的黄昏,笼罩着浓重的不散的愁云;他浑浊昏花的老眼里是一片茫然无际的黄色沙漠。

“爷爷,你不害怕吗?老鼠会咬人的。”我认真地问道。胡子花白的爷爷像个老寿星,翕动着干瘪的嘴唇:“哦,爷爷不怕。人老了,什么都无所谓了,你还小,你不懂!”爷爷笑了,那片黄色的沙漠却溢出了冰凉冰凉的泪水,流过了他的脸颊,流到了他的心里……

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对爷爷总是冷眉泪眼的。爸爸呢,患了“气管炎(妻管严)”什么都听妈妈的。“七老八十的人了,早就该归天了,还赖着不走。”

爷爷就那样默默地离开了人世。

葬礼开始了,唢呐起劲地吹,一声高过一声。花圈、挽联摆满了院子。好气派,好热闹。爷爷被抬进了漆黑的棺材里。他穿着肥大的簇新的寿衣,脸上的表情极其安详平静。我想起了爷爷生前那补了又补、缝了又缝的破旧不堪的衣服。

批麻戴孝的人们哭得昏天黑地,哭声此起彼伏。妈妈悲痛欲绝地跪在棺材边叫着“爸爸呀,我的好爸爸呀,你就这么走了吗……”爷爷活着时,他何曾见过妈妈的一丝笑意呢?又何曾听过她一句温暖贴心的话语呢?为什么生前没得到的,死后都得到了?

“这老汉死得有福气啊,啧啧,有这么孝顺的儿媳妇哟……”

“就是,咱们还头次看到这么隆重的丧事哩,人家到阴间也舒舒坦坦,高高兴兴的……”

两个老人议论着。

该做的事都做了,烧纸、磕头、看棺材入土。最后,所有来吊丧的人都一块儿来家里吃饭。在雪亮的灯光下,人们吃喝谈笑,猜拳行令,热闹异常,再也没有那催人泪下的恸哭声了。,妈妈满脸笑容,来来回回地应酬着客人。

深夜,爸妈在灯下数钱。“净收回一千多呢。我早就说过,吃不了亏的。”妈妈喜滋滋地说。

“就是,本大利也大。”爸爸附和地笑者说。

于是我什么都明白了。

酸涩而哀伤的泪水,在心底默默地流淌,流淌……

(指导教师:康红霞)

·上篇文章:我是你的亲人
·下篇文章:
复制 】 【 打印
 相关文章
没有相关文章
特别声明: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,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,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。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,我们尽快予以更正,谢谢。
 相关评论
【文章评论已关闭】
当前风格:0
关于本站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建设 | 后台管理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15 十堰市东风第二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:http://z2.dfedu.com/n/ 页面执行时间:46.88MS
清除COOKIES